张斌的一天生活
来源:兄弟搬家作者:北京114搬家网网址:http://www.bj-114banjia.com浏览数:124
文章附图

夜晚的广场,霓虹闪烁,乐声悠扬,忙碌了一天的人们都来此休闲。广场舞、健身操、大秧歌、交谊舞等娱乐活动闪亮登场,人们乐此不疲地享受其中。


“ 张斌,张斌,唉,醒醒?”百家争鸣的音乐声,丝毫没有打扰到他的酣梦。张斌身着灰色工作服斜靠在正建设中的江堤旁,安全帽放在胯下,他耷拉着头睡得很沉,很香。工头毛大江喊了几声都没有叫醒他,他只有差人下去把他叫醒。

睡意正浓的张斌,无意间被人推醒,他朦胧着睡眼,立马跳起来说:“咋地了?咋地了?”工友赶忙说:“没发生啥事?工头让我喊你就是开始加班了。”唉,张斌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,可由于刚才的过度紧张,心脏还在以每分120下的速度狂跳不止。他长长地呼了口气,平复了一下心情,弯腰捡起安全帽戴在头顶投入到紧张的作业之中。

江堤年久失修,防护功能也在减退,2013年发洪水,只差三级台阶没有水淹全城。今年县政府英明决策江堤重新规划建设,老式的简陋江堤全部拆除,取而代之的是造型独特的、防护坚固的新江堤,任洪水猛兽再发威也只能望堤兴叹了。

江堤预计在汛期前必须完工,否则发大水,后果不堪设想。时间紧,任务重,江堤的建设不得不加班加点紧锣密鼓地进行着,张斌的黄粱美梦也只得告一段落,回家再续了。

张斌,40多岁,身材高挑瘦削,憨态朴实的面容上雕刻着岁月留下的痕迹。他五口之家,年迈多病的父母和高中就读的孩子需要他呵护。妻子为了方便照顾家,她在环卫处找了份清洁工的活,脏乱差的工作,工资少的可怜,每天还得面对日晒雨淋,但想到微薄的工资能解决生活开支,又能减轻张斌的思想压力,她也就开心的工作着。

生活担子之重,仅靠家里那几十亩口粮田很难维持,况且父母又体弱多病。生活的艰辛迫使张斌奔走在各个工地,因为建筑工,高抢险,高难度作业,但高工资的诱惑还是让很多人铤而走险。我们只见高楼林立,却不晓得高楼背后建筑工的辛酸。

今晚,张斌吃过晚饭来工地准备加班,看时间早,工友们还都没来呢?本想也去广场转转,可疲惫的他还是懒得挪动脚步,索性坐在工地上休息一会。他靠着江堤,望着被夕阳染红的天空,那抹余光把楼顶镀成金色,几只叽叽喳喳地燕子在头顶盘旋着,他不禁感叹多么美的画面啊!不知不觉间睡意袭来,他梦见,一家五口人相互搀扶着在广场散步,高大帅气的儿子张少阳在他们左右蹦跳着,他们也跟着广场舞大妈扭动着腰肢,和着鼓点扭着大秧歌,牵着爱人的手在舞池慢步。然后他又陪家人去大排档消遣,请父母吃软糯的蛋挞和米粉,给爱人买她喜欢的烤石蛋和烤冷面,为儿子买肉串、烤鸡脖,他给自己买了几串烤臭豆腐,外加一瓶啤酒。嘴里嚼着臭豆腐,仰着脖吹了口啤酒,酒还没等下肚就被工友叫醒,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游玩原来是梦。

梦境让张斌惭愧,生活中的确没有陪父母妻儿散过步,更别说一起吃大排档了。一是,父母年迈喜欢清净,偶尔下楼在小区里转转,妻子白天工作忙,晚上收拾洗洗涮涮地忙里忙外没得闲,儿子今年高考学习紧也没时间,他有时又加班。二是,生活拮据,让他家的每分钱都算计着花。偶尔买鱼肉改善伙食,父母总是把肉夹给儿子媳妇和孙子吃,他们说:“我们岁数大了,不喜油腻,喜欢吃清淡的菜。你们干活辛苦,我孙儿这个时候特别需要营养,好好补脑,今年考个名牌大学光宗耀祖。”老人的话让全家人温暖,但张斌的心里有一丝愧疚闪过。他觉得愧对家人。父母本是安享晚年的时候却跟着自己粗衣淡饭;他没给爱人添置几件像样的首饰和衣裙;他没给儿子好的学习环境,手机、电脑的配置更没有。唯一让张斌欣慰的是,父母的心疼和理解;妻子不离不弃地扶持;儿子学习成绩的名列前茅。想到这,他握紧拳头,暗下决心,他一定更加努力工作,给家人创造优越的生活条件,让家人衣食无忧的生活。

今晚是江堤收尾工程,工地上的灯光亮如白昼,混凝土搅拌机的声音扰人耳鼓,工人们各司其职,抬钢筋的、挑水泥的、搬砖的、砌墙的、抹灰的。工人忙碌的身影在暗夜的灯下是那么伟岸,红色的安全帽显得格外耀眼。

工头毛大江穿梭在工段指挥施工并监督质量,他时不时地喊:“造福子孙的工程容不得半点马虎啊?”一双小眼睛滴溜溜地审查着。望着工人们干劲十足,他用高音喇叭喊话,:“兄弟们,一会江堤完工,我们好好庆祝庆祝,大口喝酒,大碗吃肉,怎么样?”张斌跟着工友们异口同声地回应:“哦了!”

张斌和工友们热情洋溢地期待着工程的结束,当他把最后一铲水泥抹到堤坝上,也就宣告着历时数月的江堤工程竣工了。江畔沸腾了,人们欢呼着,扔掉手里的工具,摘掉安全帽奋力挥舞着,似一面面胜利的旗帜。望着雄伟坚固的江堤大坝,张斌他们欣喜,几个月的付出太值得了。

毛大江兑现诺言,他早吩咐小舅子朱全宝买好酒菜送来工地,伙食早摆放在工地的苫布上,平时抠门的毛大江,今天真是大放血啊?清蒸鱼罐头、红烧猪蹄、凉拌毛肚、手把肉、俄罗斯大肉串、外加一大盆煮海鲜。望着美食,工友们蜂拥席地围坐。首先毛大江致开场白,他举起起一瓶啤酒大声说:“兄弟们,端上酒,为我们几个月的辛劳点赞,为江堤竣工干杯,酒菜管够,来个一醉方休!”工友们欢呼着:“干,干,干!”酒瓶碰撞声和工友们猜酒令声打破了夜的宁静。

张斌不胜酒力,一瓶啤酒下肚有些晕晕乎乎。江堤竣工按说他应该高兴,可今天儿子高考录取通知下来,儿子虽然学习出类拔萃,但没有接到录取通知书,他还是很忐忑。他无心庆祝,但又不好意思破坏兴致先回家,他谎称解手,起身点燃一支烟,望着滔滔的江水,他祈祷儿子一定会金榜题名。

工地上的劳动,强体力透支,他感觉好累,便倚着墙堤坐下,不多时,昏昏然睡着了。他梦见,他下班回家,看见父母妻儿一脸的沮丧,儿子看见张斌,跑过来跪在父亲面前泪流满面地说:“爸,我对不起您,您为了我拼命挣钱,我却不争气,考试没发挥好,刚考358分,这个成绩只能上个大专,我决定不上学,我打工挣钱,减轻您的负担。”听了儿子的话,老实巴交的张斌扶起儿子,坚定地说:“儿子,一次失利代表不了什么?老爸相信你的实力,我们重读来年再考。”少阳听了老爸掷地有声地激励,他信心百倍地说:“请爷爷奶奶、爸爸妈妈放心,来年我一定给你们一份满意的答卷。”父子相拥在一起,两行五味杂陈的泪从张斌的眼角滑落……

“爸,爸,醒醒,张斌被一双手摇醒。张斌睁开眼看到儿子少阳和众工友围在他身旁,他有些恍惚地说:“儿子,这么晚,你怎么来了?”少阳激动地说:“爸,我高考以608的成绩被哈工大录取,我考上名牌大学了。”张斌一时没反应过来,心里嘀咕,到底哪个是梦啊?他说:“儿子,你掐我一下。”少阳说:“我可不能忤逆以小犯上。”张斌接着说:“我真不是做梦?那刚梦见你没考上,那才真是梦啊?”少阳调皮地说:“爸,您是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啊?我考上大学百分百真实噢!刚才我同学给我查的,现在网上已经录取,您就等着过几天接录取通知书吧?接到消息后,我第一时间跑来告诉您的。”众工友们,高呼:“老张,你儿子太有出息了,我们祝贺孩子金榜题名,改天你要请客庆祝噢!今天真是好日子,双喜临门呢!”张斌嘴里大喊:“一定请客,一定请客。”他一跃而起,口里喃喃地说:“儿子,你太棒了,你是咱们家的骄傲。”父子俩紧紧地相拥在一起,两行幸福的泪从他眼角滑下…


会员登录
登录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