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对父亲伟大精神的赞美
来源:利康搬家公司作者:北京搬家网址:http://www.bj-114banjia.com浏览数:56
文章附图

不要说父亲节是西洋人的欢宴,我祖先文脉里早已将“父”字的精髓,在我中华神话里沉淀。

让时光隧道向前穿越,在那未可知的几万亿年前,天地未开,浑浑噩噩,上下东西不辨。混沌中一个模糊的影像,隐隐约约,时没时现……足足等了十万八千年,终于幻化出一个身躯,如钢筋铁骨般庞坚。

当这个身躯从游离中知觉,在漂浮中立起,在浑噩中下蹬,在运气中挥拳……

一声砰然巨响,黑暗散去,浑浊渐开,重浊下沉而为地,轻清上扬而为天。这个身躯便将强劲的双腿,种在广袤的大地,精壮的两臂擎起厚重的苍天。从此中华盘古,以他立地擎天的姿态,将“父”字庄严地写在高天厚地之间……

不要说父亲节是西方人的洋餐,我祖先造字时早就在象形与会意里注入了“父”字的苦辣甘甜。我们从“父”字的意象里仿佛看见:沉烦的岁月拖沓着“父”的身躯,厚重的命运,沉沉的将“父”的肩骨压扁。

“父”用那钢铸般身躯撑起一方屏,让妻儿有一道挡风遮雨温暖厚实的帘;“父”用那擎起的手,搭起一个蓬,让妻儿从此有一个安身立命的空间;“父”用那虎豹一般的双腿,在丛林里奔逐;“父”用那鹰隼一般的锐眼,在蛮荒中搜检;“父”用那勇猛敏捷的身手,在群兽中搏击;“父”用那铁钳般利指,撕开那猛兽的喉,拘一捧热汤的血,喂进他嗷嗷待哺儿的嘴里边;“父”用那充满爱意的手,揭下刚刚被豺虎抓裂的胸皮,为爱子包裹成一个温馨的襁褓——尽管他自己疼得咬牙颤颠……

不要说父亲节是从西向东的输传,我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早就用“父”字撰填。

父亲啊,你是五千年亿万万神农子嗣的叠影,你默默地矗立在黄土高坡的岩层里,叹息着将饿殍遍野的苍生大地叨念。

你用那智慧发明的耒耜,将身后的黄土地精心的耕耘……你听由着命运的践踏,沉默着用血汗种肥了生计,喂满着儿孙的体面。

你用那粗糙黝黑,皱褶缝里嵌满污渍的手,拨点开民族的筋脉,

扶正着儿孙的视线。

你用那黄土的精魂,托举着民族的脊梁,自己却在背负的苦难里身躯被一天天摧折压扁……

父亲啊,你是五千年千万万后羿子嗣的叠影,你高高的矗立在黄河源头的岩壁上,将广袤无垠的中原故土巡监。

你手握着擒射九日的利箭,守护着堆满累累白骨的防线;你用钢铸铁打的胫骨,点化成霍去病的铁蹄,踏平匈奴顽奸;点化成范杞梁的精灵,融筑进长城之巅;点化成易水滨的侠士,为国家慷慨赴死的义胆铁肩;点化成岳家军,饥餐胡虏,踏平贺兰山的铁枪神箭;点化成郑成功邓世昌的旌帆利舰,守护在万里海疆,让贼寇不敢轻易犯边;

点化成台儿庄的烈士,上甘岭的勇男,用自己血肉之躯阻挡侵略者的铁蹄,谱写出我中华血性男儿的豪壮诗篇……


会员登录
登录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